刑释人员文有伦的“安置帮教基地

发布时间:2012-12-18 11:21:00     发布人:市司法局

  在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玉带山的一处老平房内,机器正在高速的远转,工厂老板文有伦正耐心地教新来的工人使用机器。这个室内面积大概30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,紧凑地罗列着十几台滚齿机与车床,十几名工人正在忙碌着。破旧的房子里,一块写着“安置帮教基地”的牌子显得特别显眼,告诉人们这个工厂的与众不同,而它的主人文有伦也有着不同寻常的人生道路。

  近日,法制网记者走进这家机械厂,听文有伦谈起他的故事。

  这个快60岁的男子,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纪将人砍伤致残,在铁窗里度过了20多个年头,1999年45岁的文有伦终于刑满释放。80多岁的老母亲已是风烛残年,家中穷得连天然气灶都没钱安装。

  “我一没文化、二没技术,年纪大又有前科,找了几个月都没找到工作,我感到自己被社会抛弃了,想破罐子破摔,什么时候死了也就算了。”回忆起当初的情景,文有伦记忆犹新:“多亏铁山坪司法所所长刘玉美一次次的帮助,我摆起了小摊,开起了副食店,卖起了小面、烧烤,生活又有了希望,还娶了老婆生了儿子。”

  后来,有狱友找文有伦一起“闯荡”,他有些心动,但终被刘玉美劝下;有人吃霸王餐,他将人砍伤,在刘玉美的劝说下,向对方道歉赔偿;儿子生病,母亲住院,刘玉美送上医疗费解燃眉之急。渐渐的,文有伦的“戾气”被刘玉美化去,他决心争口气,干点大事,回报社会。

  2007年,文有伦与以前的狱友李明(化名)合伙开了一家机械厂,但没有客源,眼看就要倒闭。“我那么多年做小生意攒的钱,和李明卖房子的钱,共计七八十万,都投进去了,我们亏不起。”文有伦说。

  刘玉美知道后,帮忙联系了辖区的一家大型齿轮设备公司,希望他们能够将一些上游配套零件拿给文有伦生产。起初,由于经验不足,制造出的产品质量不太稳定,对方工程师和检验员并不认可。这时,刘玉美“缠着”这家大公司的老总,最终这位老总被折服了,让文有伦再试试。

  面对来之不易的机会,文有伦与李明在机器上动起脑筋,经过不断改良,他们的机器生产出了合格的产品,机器也获得了国家专利,与这家大公司的合作关系固定下来。如今文有伦的工厂一年产值数百万,工人也从最初的七八人,变成了26人。

  “我们厂26人,分早晚两班,其中只有两三个人是没有劳教、服刑前科的。”文有伦说:“我自己是过来人,明白有前科找工作的难处,我有幸得到刘玉美的帮助,也希望能尽我所能帮到他们。”

  唐桦(化名)在文有伦的工厂干了几年,刚出狱时,他也找过别的工作:“有个小区招保安,我去了,面试都过了,就差个无犯罪记录证明,眼看着请了别人。老文知道我还有点修东西、弄机器的技术,就喊我过来帮忙。在这里,大家都一样,就不会自卑,说说笑笑的,心情好了,也就安安心心地好好过日子。”

  负责打扫卫生的林岩缘(化名),1999年因贩毒被判入狱,2010年出狱,2011年初,一直没找到工作的他,被文有伦请来做杂工。“刚出狱的几个月是思想波动最大的。在里面,我想着好好改造,早日出来干一番事业。但出来后,找工作四处碰壁,变得失落、消极,如果这时候碰上老朋友找我重操旧业,很可能就又走上犯罪道路了。”林岩缘道:“还好来了这里,有了工作,人就安定下来,不会胡思乱想,踏踏实实走正道。”

  在文有伦的工厂里,有他以前的狱友,有亲友的子侄,有司法所介绍来的人,文有伦说,只要他们愿意来,只要工厂养得起,他便请:“我能给的工资不高,一两千块钱,但至少是刑释解教人员安生、学习的地方。将来他们学会了技术,想去别家的,我不拦,要自己开厂的,我支持。这里就是给大家一个过渡、缓冲的地方。”由于来者不拒,如今,工厂有些“人满为患”了

  现在,文友伦正计划着,找新客源,扩大业务,提高工厂规模,将来能为更多有需要的人提供学习过渡的平台。

  近日,法制网记者走进这家机械厂,听文有伦谈起他的故事。

  这个快60岁的男子,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纪将人砍伤致残,在铁窗里度过了20多个年头,1999年45岁的文有伦终于刑满释放。80多岁的老母亲已是风烛残年,家中穷得连天然气灶都没钱安装。

  “我一没文化、二没技术,年纪大又有前科,找了几个月都没找到工作,我感到自己被社会抛弃了,想破罐子破摔,什么时候死了也就算了。”回忆起当初的情景,文有伦记忆犹新:“多亏铁山坪司法所所长刘玉美一次次的帮助,我摆起了小摊,开起了副食店,卖起了小面、烧烤,生活又有了希望,还娶了老婆生了儿子。”

  后来,有狱友找文有伦一起“闯荡”,他有些心动,但终被刘玉美劝下;有人吃霸王餐,他将人砍伤,在刘玉美的劝说下,向对方道歉赔偿;儿子生病,母亲住院,刘玉美送上医疗费解燃眉之急。渐渐的,文有伦的“戾气”被刘玉美化去,他决心争口气,干点大事,回报社会。

  2007年,文有伦与以前的狱友李明(化名)合伙开了一家机械厂,但没有客源,眼看就要倒闭。“我那么多年做小生意攒的钱,和李明卖房子的钱,共计七八十万,都投进去了,我们亏不起。”文有伦说。

  刘玉美知道后,帮忙联系了辖区的一家大型齿轮设备公司,希望他们能够将一些上游配套零件拿给文有伦生产。起初,由于经验不足,制造出的产品质量不太稳定,对方工程师和检验员并不认可。这时,刘玉美“缠着”这家大公司的老总,最终这位老总被折服了,让文有伦再试试。

  面对来之不易的机会,文有伦与李明在机器上动起脑筋,经过不断改良,他们的机器生产出了合格的产品,机器也获得了国家专利,与这家大公司的合作关系固定下来。如今文有伦的工厂一年产值数百万,工人也从最初的七八人,变成了26人。

  “我们厂26人,分早晚两班,其中只有两三个人是没有劳教、服刑前科的。”文有伦说:“我自己是过来人,明白有前科找工作的难处,我有幸得到刘玉美的帮助,也希望能尽我所能帮到他们。”

  唐桦(化名)在文有伦的工厂干了几年,刚出狱时,他也找过别的工作:“有个小区招保安,我去了,面试都过了,就差个无犯罪记录证明,眼看着请了别人。老文知道我还有点修东西、弄机器的技术,就喊我过来帮忙。在这里,大家都一样,就不会自卑,说说笑笑的,心情好了,也就安安心心地好好过日子。”

  负责打扫卫生的林岩缘(化名),1999年因贩毒被判入狱,2010年出狱,2011年初,一直没找到工作的他,被文有伦请来做杂工。“刚出狱的几个月是思想波动最大的。在里面,我想着好好改造,早日出来干一番事业。但出来后,找工作四处碰壁,变得失落、消极,如果这时候碰上老朋友找我重操旧业,很可能就又走上犯罪道路了。”林岩缘道:“还好来了这里,有了工作,人就安定下来,不会胡思乱想,踏踏实实走正道。”

  在文有伦的工厂里,有他以前的狱友,有亲友的子侄,有司法所介绍来的人,文有伦说,只要他们愿意来,只要工厂养得起,他便请:“我能给的工资不高,一两千块钱,但至少是刑释解教人员安生、学习的地方。将来他们学会了技术,想去别家的,我不拦,要自己开厂的,我支持。这里就是给大家一个过渡、缓冲的地方。”由于来者不拒,如今,工厂有些“人满为患”了

  现在,文友伦正计划着,找新客源,扩大业务,提高工厂规模,将来能为更多有需要的人提供学习过渡的平台。

  

  

   

  来源: 法制网

  来源: 法制网



  • 上一篇:刑释人员文有伦的“安置帮教基地
  • 下一篇:刑释人员文有伦的“安置帮教基地
  • TOP
    Copyright© 2012 -112 by FoShan Bureau of Justice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版权所有©佛山市司法局粤  ICP备05043439号
    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汾江中路211号 邮编:528000 电话:0757-83334392 邮件:webmaster@fssf.gov.cn
    技术支持:佛山市政通科技有限公司